煮酒煎茶

时间梦境


一步一步……孟柊荏仿佛像一个与自己的感知有联系的旁观者,看着阳台栏杆渐渐逼近。可无论心里有多惊惶害怕,四肢却仿佛出现程序错误的机器,一点不受大脑控制,强硬地拖拽着她的身体,来到阳台边上,翻到了栏杆外。

一个人的尖叫引来了潮水般涌动的人群。警车鸣笛,警戒线拉起,气垫也以最快的速度被放在了楼下。站在十几米的高楼上,孟柊荏紧闭双眼,可数百人发出的嘈杂声还是随着风灌进耳朵里,“嗡嗡嗡嗡”地在大脑里响成一片。她感到自己的双手刚想要松开栏杆,突然又握紧了。但她的心弦并未因此放松——在烈日下拉着栏杆站了近一个小时,四肢早已抑制不住地颤抖。

一名警员站到了隔壁阳台上,开始苦口婆心地讲述生命无价的道理。孟柊荏心中有苦难言,想要开口说话,却只能吐出几个模糊字音。强行按捺着恐惧,她缓缓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却看见一片熟悉的衣角出现在那名警员身旁。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随着那声熟悉的“柊荏”响起,僵硬的四肢仿佛得到了指令般,猛地松开栏杆,整个人快速向楼下坠去……


孟柊荏猛地惊醒。在确认自己四肢还受着大脑控制,并且自己现在躺在家里的床上,而不是站在阳台上时,她长舒了口气。

这竟然是个梦中梦!

虽然她以前也做过梦中梦,但这次的梦境简直令人毛骨悚然。在刚才的梦里,被迫跳楼之前,她像在现实中一样生活了一段时间,经历了她在现实中还未经历的高考。在梦里的那段时间,她曾梦到过自己跳楼的场景,和刚才的情形一模一样,都四肢不受控制,不能说话。除此之外,其他一些情形也在两层梦境中重合了,包括高考时的那一套试题……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柊荏,起床了。”听着妈妈这声熟悉的“柊荏”,孟柊荏打了个寒颤。虽然松软的床的触感很清晰,但梦里听到那声“柊荏”后带来的失重感,她现在还心有余悸。

匆匆起床收拾完后,孟柊荏赶往学校。今天是高考前行课的最后一天。走进校园,一切如常,可孟柊荏总觉得今天有些异常。可能是因为将要离开高中了吧,毕竟它见证了自己的三年奋斗,她想。

严肃冷峻的数学老师一如既往地踩着上课铃声走进了教室,拿起粉笔便开始在黑板上笔走龙蛇,印上他潇洒的板书。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还坚持着一天一难题,真不愧是学校里最有原则的老师。”同桌在一旁和孟柊荏咬耳朵。

“嗯。”孟柊荏一边拿出笔和本子,一边敷衍应着。她的成绩排班级前三,但这绝不是看聪明得来的。几乎无人知晓她在课后卖掉了多少做完的习题。而作为用脑最多的科目,数学一直以来都是她攻坚克难的对象。但即便写过的数学试卷能磊成一个矮凳,数学老师的“一天一难题”仍不是她轻松就可完成的。其实在这种时候,她承认自己很羡慕那些解题如有神助的同学,他们把这视作每天必玩的游戏。难度越大的题,越能成为他们的兴奋剂。而在大多数时候,她只能默默记下一个个解题方法,自己独自慢慢钻研理解。

不过这些话,这些事,她从不和任何人说,她从来只显露出最轻松的一面给人看。

思绪被拉回到课堂时,最后一天的“一天一难题”已经被完整地摆在了黑板上,正对着她张牙舞爪,耳边尽是笔在纸上飞舞的声音。孟柊荏深吸一口气,开始细细地看题。

一旁演算的同桌停下笔,小声说道:“今天的题好像难度很大,这果然是我们数学老师的风格,最后一天也不会给我们留情,让我们找找自信。是吧,柊荏?”正准备再次埋头做题,却意外地没有得到回应的同桌有些讶异的扭过头,看了看望向黑板,仿佛正在认真思考的孟柊荏,便继续动起了手中的笔。他只把这当做是一个沉浸在思考之中的人的正常反应。

孟柊荏的确是没有听到同桌刻意压低了声音的话。梦中的记忆在她看完题的那一刻翻涌上来,她忽然明白那种一直缠绕在心头的怪异之感了。


孟柊荏逼着自己听完了一天的课。挨到一天的课程结束,她便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冲出了学校。

度过了在高中的最后一天,那感觉越发深重了。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些话,她会觉得像是曾经听过一样。她甚至还接上了一句话的下半句,让那堂课的老师惊讶了许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传说中的预知梦吗?梦里也曾出现了和现在相同的情况,但好像因为那时记忆模糊,她也只是在看到了高考试题时惊讶了一下,未曾想到跳楼事件会再次上演。而现在,经历了一天的刺激,许多梦中的记忆都被唤醒了。现实会按照她所记忆的那样进行下去吗?

走在酷热的夏天夜晚的街道上,孟柊荏没来由地感到阵阵冷风刮起。

回到家里,孟母敏感地觉察到了女儿的心神不宁,微微皱着眉头说:“过两天就高考了,柊荏,你一定要好好调整状态。这两天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有太大压力,高考发挥出正常水平就行。”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舒展了眉头,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嘀咕起来:“按照我家柊荏的成绩,考上一个重点大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发挥好一点,收到一个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时,庆功宴、谢师宴,除了请老师同学以外,还应该让亲戚们一起来高兴高兴……”

孟柊荏没有应和妈妈的自言自语,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加重力度“砰”地关上房门。这些话她早在一个月前就背得烂熟了。妈妈总是这样,喜欢一边对她说“考试不要有负担”,一边怕她听不到似的,不厌其烦地絮絮叨叨,说着这些话。这种高度期望带来的压迫感曾让她一度喘不过气。也正因为她从未辜负这种期望,高考失败的结果是她不能也不敢想象的。她对失败有着不敢面对的、极深的恐惧。

想到高考,两层梦境中出现的同一套试题再次浮现在她脑海里。如果那梦真是预知梦,那套试题算是天道酬勤吗?她一直坚信的是,自己掌握的知识才是立足于不败之地的依仗。但当她坐下来想认真看书复习时,那一张张印满了字的试卷一直在眼前飘动,如同鬼魅一般挥之不去,让她鬼使神差地打开了书桌旁的电脑,按下了“搜索”键。


“叮铃铃……”最后一堂考试结束铃声的响起,标志着今年决定数百万人命运的高考彻底落下帷幕。

艰难穿过拥挤的人群,未理睬同学的狂欢派对邀请,孟柊荏一回到家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房门后,她扑到床上,将脸埋进软和的枕头里。

她的猜测真实发生了。

当看到手中熟悉的试卷时,她的心跳漏了一拍。虽然之前预料过这样的情形,但当事情实实在在发生时,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瞬间就占据了她的身心。那堂考试她完成得极其顺利,题做得一气呵成,以致于那股弥漫全身的狂喜和激动让她回到家时再次打开电脑,翻出了一页页资料。

最后一堂考试时,她做完题并检查,确认无误后,开始不由自主地憧憬高考后的生活。她一定会在考试结束后补补这么多年没有睡过的懒觉,和同学相约出去旅游,回来时查看她那有把握的成绩,然后再……

恐怖的回忆突然涌上心头,孟柊荏顿时如坠冰窖。

她一时只心系高考,竟忘记了还有跳楼事件!高考试题已经应验了预知梦,那跳楼呢?

孟柊荏顿觉心乱如麻,大脑一片空白,连什么时候交了考卷也不知道。等她勉强收回神,考室里就只剩她一人了。一路狂奔回家后,孟柊荏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高考后第一天,孟柊荏在房间里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整天,到了夜里清醒异常,在床上翻来覆去躺了半个晚上,最后在胃的催促下,半夜起床热了些剩饭,结果差点把衣服烧了。

第二天,她开始尝试同龄人都在玩的电脑游戏,从不被允许玩游戏因此没有丝毫游戏经验的她在游戏里被其他玩家骂了个狗血喷头。接连换了好几个游戏,她却没有弄清楚任何一个游戏规则和操作要领。长期以来的骄傲让她不肯轻易服输,但在电脑面前熬红了双眼,换来的也只不过是一次次的打击。

第三天,只草草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孟柊荏联系上了一群外出游玩的同学,跟着他们到市里的著名景点玩了一天。她尝试着和同学们说笑、打闹,表现得比平时更加开朗。她努力让自己关注周围的事物,想暂时忘掉心里的恐惧,但那些从未看过的景点里的美丽景象也最终没能让她如愿以偿。

第四天,孟柊荏又开始学习了。虽然成绩很好,但她一直以来并不是以学习为乐趣的那类人。而她现在才发现,只有学习才能让她安心,才能让她暂时抛开一切杂念,沉浸其中,于是她逃进了名为学习的避难所里。令她惊奇的是,原本艰涩难懂的数学竟在此时变得有滋有味。她渐渐安定于自己掌握的知识中。

对于女儿高考后的行为,孟母感到十分奇怪。先是没日没夜地玩,接着又疯狂的学习,那狂热的劲头将她本已肯定的推测掀翻了。早已定好的宴会邀请单,也因为猜测和担忧没能发出去,只好暂时被搁在一旁。

沉浸在学习中时,时间仿佛被按了快进键,转眼间就到了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

全心投入学习的孟柊荏在妈妈的一通提醒电话后才记起这事。挂断电话时,她的手一直在颤抖。梦境中,她上网查看了高考成绩后,跳楼的事就发生了。如果她今天不看成绩,这事应该不会发生了吧。孟柊荏这样想着,正准备继续学习时,却忽然发现自己站了起来,向电脑走去。久违的感觉伴着无边的恐惧一瞬间将她淹没。


孟柊荏从床上转醒,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在妈妈的敲门声过后,她麻木地起床看了看日历,然后自嘲似的笑了笑,重新躺回了床上。

这已经是第七次了。她所经历的,哪里是她在第三次时以为的梦中梦,而是她被困在这段时间里了。自从意识到了这个事实后,为了打破这段将她紧紧束缚住,令她难受得窒息的时间轮回,她已经做出了许多以前从不敢想象的行为,可结局从未改变。

第四次时,高考后独自坐火车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第五次时,高考那天早上离开家后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第六次时,连高考前的最后一天课也没去上。但无论她做什么,只要她偏离高考,查成绩,跳楼这一既定轨道,她的身体就会代替她完成这些事。到现在,身体不受控制的痛苦,她已经感受过十多次了。第六次跳楼时,她站在高楼上,麻木地注视着楼下指指点点的人群,在双手松开栏杆时还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

在一个个辗转难眠的夜晚,绝望一点点吞噬了她的心。从恐惧,到痛苦,再到麻木,孟柊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点点变成现在这样的。她能想到的方法都已用尽,但每一天醒来,她遇到的人和事,听到的话都加深着她的绝望,她甚至清楚地记得那些话的语调和那些人的表情。如果只是这样一遍遍、永无止境地重复着这段噩梦,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活着已没有希望,那就从阳台上跳下去吧。

这个念头闪现在脑海中时,孟柊荏并未如何惊讶,仿佛它一直存在。她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阳台上,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也许死在时间的安排之前,是她解脱的唯一方法。她安慰着自己。

没有像被控制时那样身体的犹豫,孟柊荏熟练地翻过栏杆,跳了下去。在身体急速下坠时,一些事情像尘封已久的记忆,浮现在她脑海里。

最终定格在她眼前的是那个她难以置信的数字。


抢救室的房门被打开,一位妇人胡乱擦掉脸上的泪水,抬起头,带着一丝希冀望向走出门的医生。医生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您的女儿已没有了活下去的意志,请恕我们没能……”

妇人将脸深埋在手心里,眼泪已抑制不住地从缝隙中渗出。她忽然想起了以前那个爱笑的女儿,和那张已经不知多久没见的、洋溢着青春快乐的笑脸。

————————————

高中为了参赛写的,今天翻出来微修了一下,有点人设bug,但我懒得管了,就这样吧。

记录一下